浙江宁波中院170名干警奔赴战“疫”第一天:用宁波话和英语劝大家屏牢

2月 - 11
2020

浙江宁波中院170名干警奔赴战“疫”第一天:用宁波话和英语劝大家屏牢

2月6日起,浙江宁波中院170名干警在该院9名领导带领下,下沉至鄞州区钟公庙街道和姜山镇的18个社区和57个村子,支援基层疫情防控工作。昨天是志愿者奔赴战“疫”一线的第一天,请看小编从现场发回的图文报道。

紧急报名,有序出发

“我院需要170名干警下沉到基层,开展疫情防控工作,请大家报名!”2月4日晚上23点,宁波中院干警纷纷在工作群里收到了这样的消息。

“我报名!”“我结束隔离后就报名!”没有问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没有问工作中是否有风险和保护措施,没有一点点迟疑和犹豫,一大批还没入睡的干警主动请缨。

已经入睡的干警,第二天刚睁开眼,看到消息,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就开始在群里报名。截止2月5日早上8点,170个名额被迅速“秒杀”,除了从外地返回正在居家隔离、身体不适以及必须在岗的干警,宁波中院几乎全员出动,随着准备投入到战“疫”一线!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要做些什么工作?”

“等今天晚上群里的通知!”

一边是志愿者激动又急切的询问,一边是组织者紧张又忙碌的筹备。宁波中院将170名志愿者分成两组,每组85人,分别建立由院领导参与的临时党支部,指挥部署基层防疫支援工作。划分社区、安排岗位、配合防护物资、安全卫生知识培训、政策解读传达,所有的工作,都在一天内有条不紊地高效完成。

2月6日清晨,170名干警根据组织分配,分别来到鄞州区钟公庙街道、姜山镇的18个社区和57个村落。戴着口罩的干警在各社区、村委会的集合点见面,勉强认出对方,匆匆打了招呼,拿上中午充饥的方便面,穿上红色的志愿者马甲,便在社工的引导下,奔赴到各小区、各村的疫情防控岗位。

当女法官成为社工

分配到钟公庙街道的,大多是女干警,或者说是女汉子。上岗前一分钟还在猜测具体工作内容的她们,到岗不到5分钟,便迅速融入到基层工作者的队伍之中。

“阿姨,您口罩戴一下再出去。”

“我给你量个体温,稍等啊,出入还要做个登记。”

“快递要放在小区门口,不能送进去的。”

在各个卡点给进出小区的每个人测体温、做好信息登记、发放出入证、劝访外来人员,一开始,这些看似简单的工作让大多数干警觉得游刃有余,多数群众也很配合他们的工作,但难题却会随时来临。

在后庙社区,一位老人从小区里出来,没有戴口罩。询问之下,是家里没有口罩。研究室副主任毛姣二话不说,从包里掏出一个自己购买的口罩,递给老人。老人有点惊讶地接过,不大娴熟地戴起来,毛姣又告诉她,应该怎样佩戴。

在钟盈社区,一名男子从车上下来,手中拿着两个饭盒,却没有通行证:“我妈妈住在里面,我来给她送饭,她行动不大方便。”亲情与规则的冲突如何化解?行政非诉庭庭长陈碧儿凭借在办案中长期做群众工作积累的经验耐心劝说,男子终于同意让物业人员帮他送饭。

在长丰社区,一辆外来车辆停在了小区门口。“我是从江西过来的。”车主这样报告,但一旁的物业人员却说,他们在撒谎。执行局副局长、执行实施处处长金首迅速联系公安,查询了车辆行车轨迹,发现其曾到过湖北。最终,这一家人被送至强制隔离点。

此时的小区,有点像围城,无法出来的群众会呐喊,我为什么没有自由,无法进入的人员又会抱怨,我自己的家为什么不能进去。干警倾听着,劝导着,细心化解着这些负面情绪。

“这其实也是我们的老本行啊,跟调解差不多。”

“这也是执行工作经验的一种恰当转换嘛!”

干警们这样调侃着,给自己打气。

另一些干警,有的在小区巡逻,提醒居民戴口罩,少出门,不聚集,有的通过电话、上门等方式排摸外来人员,有的帮助居民下载买菜APP,或者为居家隔离人员采购食物。

工作群里,大家分享着自己的战果:

在繁裕社区,党组成员、副院长王文燕带领大家排查出偷偷从四川返甬的5名住户;

在后庙社区,几名干警打了一天的电话,发现三户业主即将从加拿大、山东、安徽返回;

在印象翡翠大厦,干警发现1名自我隔离人员擅自下楼取外卖……

这些情况均及时反馈给了社区,要求他们追踪处理。能够多排除一次隐患,就是对疫情防控工作的一次贡献,这已成为大家的共识。

快到中午的时候,阴冷的天下起了雨,并且越下越大,穿着一次性雨衣的干警们,慢慢觉得手脚有点冻僵了,但来来往往的人还在继续,他们不敢有一丝的松懈,只是互相提醒着:明天要多穿点,手套,围巾全部戴起来,高跟鞋也别穿了,平底鞋更好走路。

用宁波话和英语劝人屏牢

此时,另外85名以男性为主的干警,正奋战在姜山镇的战“疫”一线。农村的防控,又是另一番景象。

“师傅诶,15秒的新闻看过伐啦,15秒就移过了,非好危险了,还是快点回去吧!”审管办干警俞磊在村口用宁波话耐心地劝着。

俞磊所在的志愿小分队共有8人,需要分别负责8个村的引导工作。俞磊负责的村子难度最大,有好几个出入口,村子很大,光是整个村子走上一遍,就要花好多时间。此外,这还是8个村子里老年人最多的村子之一,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对安全防护意识非常薄弱。因此,将在外散步、聊天、不戴口罩的老人劝回家里,就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这不,就有一位固执的老太太,非要出村子遛弯,在村口和俞磊开始了宁波老话“擂台赛”。俞磊回想起来,忍不住笑了:“为了跟上老太太的节奏,我把我这辈子都会的宁波老话全讲出来了。”

在一句句熟悉的宁波老话劝导下,老太太听了,不再出村子了。俞磊边拉着家常,边送老太太安全回家。

刚返回村口,还没歇一歇,俞磊又碰上了一位非要出村子遛弯的中年男人。

“我要出村子。”

“师傅,你有村子统一发放的出入卡吗?”

“没卡啊,但是我要出去。”

“师傅,你有什么急事吗?”

“快看,马上要开太阳了!我要去我丈母娘家帮她晒被子!”

“这天阴沉沉,一会就下雨了,这天气帮丈母娘晒被子要被吃后扑了(宁波话,意为打后脑勺),赶紧回去吧!”

中年男人听了后也笑了,回头朝家里的方向走去。

实践证明,法院干警精通多种语言,是做好群众工作的重要法宝。有的干警宁波话说得溜,有的干警英语基础扎实,即使10年没用,依然至少保持六级水准。人事处的张丛书,在卡口站岗时,来了一位不懂中文的老外,他想出去却没有通行证,物业跟老外两人面面相觑,无法沟通。

“MayIhelpyou?”久违的英语突然从张丛书口中冒出来,紧接着又是一串连他自己都震惊了的英语。他向老外解释了宁波防控疫情的最新政策,最终获得老外的理解与点赞。

这就是宁波中院人的担当

但并不是每次劝说,都是那么顺利。“执行实施处汤家明受伤了!”一个坏消息突然在干警间传开,大家的心都揪了起来。

原来,汤家明在村口站岗时,一名外地男子非要出村,却没有出入证,与保安产生争执,随后演变成打架。

“住手!不要激动!”汤家明二话不说冲了上去,想把两人拉开,却不小心被那名男子抓开了手。但那时候,汤家明并未发现,仍将自己的身体挡在保安面前,直到劝架成功,他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流血了。

宁波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孙卫华,以及姜山镇书记、镇长闻讯立即赶去慰问,汤家明却捂住手,一个劲地说:“没事啦,你们真的不用过来的,一点点小伤,换成谁在这里都会冲上去的!”

雨越下越大,没有停歇的意思,正如170名仍在各自的临时岗位上忙碌着,鞋子都湿透了却不愿休息的干警。“基层工作者真的比我们想象得要辛苦得多,我们要学习他们不怕累不怕苦的精神。”“这对我们法院干警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锤炼,可以为我们做群众工作积累更好的经验。”这都是干警的肺腑之言。

除了做好社区及村委会分配的工作,他们还以一名法院人的担当,主动审视当地疫情防控中存在的问题。有的干警发现村里有些人仍没有戴口罩或在到处走动,就建议村委会放置自动播放的喇叭,加强防控知识宣传。有的干警建议社区及时排摸需要外出看病、外出照顾外老人等特殊人员,并通过制发特殊通行证等方式,加强管理。

夜幕逐渐降临,有的干警踏上返程的路,他们在家中可能要打开移动微法院,看看当事人的留言,有的干警仍继续坚守在岗位,根据需要开展夜间排查。

有限的文字,无法讲好170名干警的所有故事,而这仅是他们出征一线的第一天。此后的一段时间,他们仍将每日清晨准时奔赴各个社区或村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缓解基层防控工作的压力。

面对这170名志愿者,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等春暖花开,盼平安归来。

来源: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号

编辑:史梓敬